金融之窗

锚定资本新规导航仪 多家银行掐好时间规划路线图

  近期硅谷银行、签名银行、第一共和银行等美国中小银行相继倒下,引起全球金融市场震动。

  美联储在对硅谷银行的监管审查报告中系统分析了后者倒闭的原因,尤其自省了监管缺陷。据审查报告披露,一些已在推进的工作包括:全面审查资本监管框架;实施《巴塞尔协议III》最终规则;在压力测试中使用多种场景;制定长期债务规则,提高银行吸损能力。

锚定资本新规导航仪 多家银行掐好时间规划路线图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国版“新巴塞尔协议Ⅲ”——资本新规显得尤为应景和必要。虽然目前资本管理新规尚由《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新规)形式呈现,但最终正式文件里对差异化资本监管体系的构建、风险加权资产计量规则的修订,以及对银行制定更有效的监督检查措施及提升其信息披露标准等方面的大原则和方向,已然清晰。据了解,上述新规征求意见稿由银保监会、人民银行于2月份中旬发布。

  多家股份制银行高管近期在业绩发布会上阐述了新规对自身的影响,其中有明确共性,利好高级法计量、零售占比大、操作风险低的银行;而利空虽然也有多重,但绝大多数都可资产摆布调整、管理机制优化等举措来进行化解。此消彼长后,对银行业影响整体偏中性。

  多家银行均表示已锚定新规导向,从战略布局和业务结构转型方面进行前瞻调整,确保明年1月1日可以稳健切换至新规要求。

  多银行:可平稳

  切换至新规要求

  据监管部门此前公开表态,新规出台的背景是:随着经济金融形势和商业银行业务模式的变化,于2012年6月就已实施的《商业银行资本管理办法(试行)》(简称《资本办法》)遇到一些新问题,有必要做出调整。与此同时,巴塞尔委员会深入推进后危机时期监管改革,先后发布一系列审慎监管要求作为全球资本监管最低标准,并将在未来逐一开展“监管一致性”(RCAP)评估,确保各成员实施的及时性、全面性、一致性。

  基于此,我国对《资本办法》进行修订。其中有两个最受市场关注的要点:一是对三档银行实施差异化资本监管,在资本要求、风险加权资产计量、信息披露等要求上分类对待不同银行;二是新规全面修订了风险加权资产计量规则,包括信用风险权重法和内部评级法、市场风险标准法和内模法以及操作风险标准法,提升资本计量风险敏感性。

  大框架上影响有限——这是多家银行内部测算过后,对新规的共同认知。“总体影响不大,既不要认为它会对银行带来很大冲击,也不要过高期望它给银行带来很大的红利。因为我相信从监管层面来说,资本新规的初衷是保持商业银行的平稳运行。”招行一位高管表示。

  “从今年预算来看,到年末我行集团口径的核心一级充足率还是能维持在9.7%~9.8%水平。明年即便实施新规,根据目前的征求意见稿测算,对我们的影响也只有0.3~0.4个百分点,和一些股份行同业差不多。因此,新规对我行和整个行业的影响不大。”兴业银行高管表示。

  “新规此前小范围征求了20家银行的意见,这次是对整个社会来征求意见。我们从2020年就开始跟监管沟通,反馈我们的意见。在流程机制、数据基础、系统实施等方面,我们都已落实了大部分要求,所以2024年1月1日正式实施,压力并不大。”平安银行高管表示。

  “据我们了解,整体上新规对于银行业的影响,特别是在2024年1月1日实施这个时点上的影响,是有限的。而且越是国有大行,影响可能越小一些,对中小银行的影响比国有大行要大一些。”浙商银行高管表示。

  中信银行高管表示,本次修订是10年来在商业银行资本监管方面的一次大规模修订,预计对我国银行经营业务模式、风险定价、风险管控都将产生深远而重大影响,银行的三张表也可能会随之发生一些变化。“我们按照新规征求意见稿进行了一些静态测算,整体而言对我行各级资本充足率的影响是有限的,基本上可以平稳切换。”中信银行高管称。

  前述多位银行高管一致认为,新规加强了对利率风险敏感性的分类,总体有助于防范系统性风险。将监管的要求内化于内部资本管理,也有助于相关银行进行自身结构调整和资产结构优化。

  银行从新规中

  受益程度有所差别

  不同银行由于对公、零售、投资和表外业务结构不同,从新规中受益的程度是有差别的。

  招行高管首先指出,新规对采用高级法的银行预计是构成利好的。目前招行和五大行批准采用高级法,要遵守80%的资本底线要求。新规拟采纳巴塞尔委员会设定的72.5%作为资本底线,相当于为采用高级法的银行节省7.5%的资本占用的空间。

  而对于采用权重法的银行,国盛证券以2022年末数据为基数,测算使用权重法的上市行整体风险加权资产(RWA)将下降2%左右。

  具体拆分各家行的业务结构和各自实际经营现状,综合招行、平安、浙商、中信4家银行的说法,短期内利弊皆存。

  先来逐一看利好影响。经测算,实施资本新规对招行有四点有利因素:

  一是,减少操作风险项下的RWA计量。新规的计量体系涉及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的RWA计量、资本计量及资本充足率计量,招行表示,关于操作风险,以前是按照营收的一定比例,现在是按照实际损失来计量RWA。由于招行操作风险的损失金额相对较小,所以这一块应该能够少计风险资产。

  二是,如果住房抵押业务的抵押品优质且抵押率高,对应的风险权重能够下调到40%,这一块招行有所下调。

  三是,信用卡贷款如果账单分12期并正常还款,风险资本占用也由原来的75%下调到45%,这对招行也是有利的。

  四是,对公业务里中小企业风险权重会降低,对地方政府债的投资也预计由20%风险权重下调至10%。

  平安银行高管表示,从静态看,新规下该行不同条线的资本占用有升有降,RWA较现行将略有上升;从动态来看,平安银行可以通过一些调整来化解。与招行类似,平安银行高管也梳理了新规对该行的三点利好:

  首先,新规利好零售资产占比高的银行,而平安银行的零售占比已经高达60%。以信用卡业务为例,新规下信用卡合格交易者权重大幅降低,由75%的权重降低到40%。

  其次,房抵贷业务占用权重大幅降低。新规根据LTV(贷款价值比)等指标设置风险权重,LTV在六成以下的居住用房抵押贷,权重最低可以由75%降低到40%, LTV六成以上商用房抵押贷权重可以由100%最低降到65%,释放了很多资本。平安银行称,该行目前房抵贷的规模在6000亿元左右,可以节约大概2000多亿的RWA。

  最后,与招行一样,平安银行高管也提到了操作风险资本计量。新规之下,如果相关银行能满足一定条件,经监管审批后就可以运用自己的内部审视陈述,这样资本占用可以进一步下降。平安银行高管认为,平安银行已经建立了较规范的管理机制,也积累了多年的操作风险审视数据,符合调整导向。该行将争取早日获批,按内部审视陈述来测算操作风险的RWA。

  浙商银行在信用风险、市场风险、操作风险上都做了测算,其高管仅指出在操作风险方面,风险资产权重是在下降的,并且降幅比较明显,构成利好。

  中信银行高管则表示,从中长期来看,新规对于该行经营管理有利。主要原因是,近年来该行在支持实体经济、服务实体客户方面加大了力度,尤其在普惠、中小客户、投资级企业以及零售和信用卡优质客户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相信可以充分享受资本优惠的红利。

【责任编辑:柴峥】 阅读下一篇:
    深度观察

            推荐阅读:

            全面注册制下中小银行IPO进程加快

            AI合成主播|北京提供算力券补贴支持人工智能大模型发展

            银行业吸纳就业能力不减 2024届校招规模与去年基本持平

            平安人寿:践行金融为民 推出多项惠民举措

            5G轻量化开启行业应用规模推广之路

            央行: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精准有力

            沪深交易所启动企业债券受理申报

            中国航天员将首次进行空间站舱外试验性维修作业

            中国银联“低碳计划”与“中信碳账户”互通 首次实现金融行业碳账户互认

            承运人责任险是什么?

            专题推荐:

            相关推荐